離開蘇州已經一年半了。
一年半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比如從我到蘇州上學就開始修的地鐵終於修好了、比如之前被堵得發臭的干將河終於恢復原貌了、比如孫姐當時懷的孩子現在估計已經能自由行走了……

可是當我捧著一盒胥城月餅,啃得正歡的時候。時間好像回溯到了過去的節點並且就這麼停住了。
本來以為起碼十年內不會再回來的小城市,因為出差的關係又回來了。週五在魔都的工作結束,得到了難得的閒暇,便買了票到了蘇州。下火車的時候是下午5點,MP3的歌曲正好跳到青石橋的街道向晚,橙色的夕陽灑落軌道……我又回來了。

干將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