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翹班

前天回到住處,設置了8點的鬧鐘睡覺……可是昨天醒來的時候已經快12點了……

仔細看了下原因,是因為昨天是週日,我的鬧鐘是週一到週五的……說起來其實就是,我華麗地在年後第一天就翹班了……也是,起來得這麼晚我哪裡還有臉面去公司……

不過今天我後悔了……因為年前我是公司最後一個走的,所以大門鑰匙在我手中。這鑰匙似乎只有3把,一把在boss手中,一把在前臺,還有一把在我這裡。今天早上我到公司的時候,公司門口堆了一堆人等我開門……我瞬間意識到:壞了!

果然,因為年後前臺請假,所以……事實上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昨天沒來……昨天沒來……沒來……

混到我這麼挫也真是一種悲劇啊……

導演已死,有事燒紙

去看了《大魔術師》。作為賀歲檔的電影我還是很喜歡這片子的,賣萌賣腐賣喜劇。比起上一次看《十三釵》的沉重體驗,看這種電影果然才是朋友聚會的上佳選擇。

不過這電影前後風格差異是在太大了。前半部,人物關係錯綜複雜,互相制衡。裝傻的軍閥、心懷不軌的日本人、師傅、惡魔術師、大局為重的二逼愛國青年、大魔術師、冷美人……我似乎看到了一出90年代風格的香港電影,那種夾雜了喜劇表演的一出正劇。但是後半部,這佈局好的,正在緩緩展開的線索,好像拉得過緊,突然崩成了一團亂麻。整個故事陷入了一種荒誕的狂歡。

所以難怪很多資深影評不喜歡這電影。

可是仔細想想,導演不是已經告訴了我們真想了嘛……之前的導演已經被斃了,後面的部份是換的導演做出來的續貂製作。在那個威武霸氣的喊著我是投資方的軍閥面前,導演不過就是一槍就能崩掉的東西。當然這裡是我過度解讀了吧。

不過作為週二對折場,和朋友一起出去看看電影,而且我又粉梁朝偉劉青雲迅哥兒。得到這樣的體驗就足夠了。而且比起過去幾年的使勁撓癢的山寨喜劇來說,《大魔術師》真的好太多了。

冬至在成都

羊肉已經漲到百元一斤了。

小時候對於傳統其實是不大關心的,後來的好幾年都在外面呆著——我是說冬至。對於這樣一個重要的節氣,印象始終是餃子、餛飩和湯圓這幾樣東西。當然,往年到了冬至,便是即將放假回家的時候了。

所以,在成都,冬至的習俗是吃羊肉,這個讓我稍微有些不適應。說起來冬至時節成都對於羊肉的需求簡直進入了瘋魔階段,平常就挺昂貴的羊肉,在這幾天是翻了倍的賣,電視的重點新聞基本圍繞著羊肉展開。什麽黑心商家用牛肉冒充羊肉啊、一斤肉燒4兩秤啊、價格暴漲破120啊……

真是的,一定非要吃羊肉嗎……

在蘇州的時候,通常冬至那天都是陽光明媚的,在成都則不可能。雖然成都的溫度比起蘇州要高那麼一點點,但是覆蓋整個冬天的灰濛濛的天氣,總是讓人忍不住想到頹廢、荒蕪、破舊這樣的詞語。

但是心情是高興的。回顧之前的冬至前後的博文,那種讓人覺得遙遠的傷感卻近在眼前。在陽光明媚的寒冷空氣中迎風飆淚畢竟太過小清新不適合漸漸變得重口味的我……咳。正題,無論如何身份從以前被聯繫到現在變成去聯繫這樣的改變,對於我來說是從心底感到高興的。

一念至此,餃子已經吃完了。終於還是沒有捨得去吃高價羊肉。蘇州的生活終究還是深深地改變了我啊……

秦淮景

15日的時候看了《金陵十三釵》的首映場。
其實看這電影純屬偶然,同學A說小聚一下。然後說備選方案有2:1.麻將;2.看電影。身為一個四川人我很遺憾地表示麻將我只能認牌面,所以選了電影。接著就由同學B去換電影票。
開始的時候我們決定要看《龍門飛甲》的。第一、我和同學A都對老謀子沒好感;2、早在預告片的時候我就知道是抗戰片,我對這類片沒有抵抗力會飆淚而且我暈血;3、同學聚會嘛不看爆米花片看這種虐心片做啥……
結果當我們碰頭,同學B摸出電影票的時候,我和同學A就崩潰了……
『龍門飛甲滿場了,我就換了這個。其實張藝謀不錯的……』同學B淡定辯解。

以上就是起因。也就是說,其實我是非常不情願的進入片場的。我已經做好準備,萬一遇到太血腥太暴力的場景的時候,果斷閉眼……
結果卻是整場電影看下來,我睜著眼睛沒有漏掉一個畫面;也沒有被催淚情節給騙下淚來。我深深地陷在沙發裏,被壓得喘不過氣來。那種撲面而來的壓抑感,一直到最後都沒能得到釋放。那種從心底而生的莫名其妙的共鳴感,讓我不由得感歎:『啊啊……張藝謀,拍得好。』
所有人,都沒有得到救贖,即使是最後活下來的女學生們和『約翰神父』。書娟抱著琵琶,眼神空洞。開離南京城的路一眼望不到頭,電影就在這樣壓抑的場景下結束了。

一片黑暗的教堂中,女學生們圍坐著,虔誠地唱著圣詩,期待救贖。可是國軍戰士救不了她們、西洋神父也救不了她們,就算是犧牲自己以命換命的十三釵,給予她們的也并不是救贖。女學生們抱著琵琶、拿著贖身錢、戴著珠寶飾物,背負著十三釵的死活下去,這又怎麼能算得上是救贖呢?
可是換句話來說,那個時代的人,誰又能得到救贖呢?就算是真的神父,最終也被一顆炮彈炸得屍骨無存。

但是,仍有一絲光明留存於心。十三釵的英文片名,叫做 Flowers of War 。這些花,既可以是戰場上盛開的花、也可以是在鐵蹄面前凌然怒放的花、還可以是靜靜的大王花、以及含苞待放的花蕾。
滿懷無法拯救所有女學生,最後爲了保護她們而戰鬥到最後一刻的國軍;
微笑唱著秦淮景,像是只出一趟遠門一樣的十三釵們;
傾盡所有也想要救出女兒的買辦特務。
他們共同保護著同一個目標。爲了新生不會破滅,爲了未來不被糟踐。
即使是碾落成泥也沒關係;即使是枯萎凋零也沒關係。用滿載的希望寄託于將來。

『秦淮細細流呀,盤古到如今。江南錦繡,金陵風雅情呀。瞻園里,堂闊宇深呀。白鷺洲,水漣漣,世外桃源呀。』
隳於戰火的金陵城,秦淮女們唱起『秦淮景』,把輝煌的過去和燦爛的未來,統統交給女學生們。
我想我永遠也沒辦法做一個冷靜客觀的影評人,因為我就這樣,深深為這眩目的未來迷醉。

少年犯

昨天晚上去看了『金陵十三釵』,本來今天是要以那個來寫一篇評論文的。因為我感覺它十分震撼。可是我覺得,這篇的優先級必須高於寫影評。

四個未成年的少年人,劫殺了一個司機。『就是沿著脖子環著割了一圈……』其中一個犯罪嫌疑人這樣說著他們的犯罪手段。
相關報導:郫縣劫殺司機案

看著滿車的血跡,蜷縮在車後座的屍體,扔在路邊草叢的血衣……以及犯罪嫌疑人被捕后輕描淡寫得好像只是殺了只雞一樣的陳述……

我想起了昨天看到的大成網的新聞:西充兩兒童遭暴虐
同樣是年紀輕輕的少年人,同樣是兇暴的、殘忍的手段。同樣是仿佛事不關己的冷漠語氣。

死概說:『這樣的人,連他們自己的命都不在乎,又怎麼會去在乎別人?』
我只是沒想到,才討論過的事情,短時間內又報導出了更加兇暴的案件。

究竟是爲什麽,讓少年人這樣的漠視生命?我知道,仔細一調查,多半是離異、留守,老生常談。可是既然是老生常談,爲什麽要一次有一次的讓他發生。
我承認,中二是無知的、中二是叛逆瘋狂的、中二是可以戰翻一切的。可是呢,我們看看西充兒童被虐案吧。13歲的少年,已經是『累犯』。滿不在乎地說:『我們才13歲,我看你們把我怎麼辦。』接著大搖大擺走出警察視線。

真的是拿他們沒有辦法嗎?我看不是。他們的家長疏於監護,於是其他的人,就只能干看著了嗎?他們是活在社會邊緣的人,缺乏適當的監護,過早地接觸了社會,社會的污泥已經侵染了他們的身心,然後他們變得殘忍、暴戾、懶惰……他們的墮落,讓我們生活的社會更加的沉重。

他們可以因為一時不爽就凌虐別人來取樂。
他們想要學習父輩自食其力,卻受不了苦。這時候不是想著對父輩的辛勞感恩,而是想著劫殺路人。

還未開放的花,便已經可以聞到腐臭。整個花園裏面隱隱開始糜爛。這種時候,花匠可以說一句:『沒有辦法啊,拿它們沒法。』就不管了嗎?要麼就盡力去醫治,要麼……便再它還未綻開惡之花朵之前,連根拔起吧!

我的觀點是,未成年人刑事犯罪,不應再予以過分的寬容,或者乾脆說無視。未成年人刑事犯罪,理應剝奪其監護人的監護權,由國家統一執行監護權。這不是亂世用重典,這也不是呼籲嚴刑峻法。這是對未成年人真正的保護和教導。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 瀚川:真品倒也是真品,就是不是以前那个永生厂了
  • 路易大叔:看来永生的应该也都是仿品了

分类

归档